幽谷林泉、物我两忘:林仲祖先生的艺术实践

2019-06-10 16:45:01 来源:新华社

  仲春时节,我从瑞士回国休假,挤出时间专程到位于京东通州的宋庄看望几位画家朋友。期间有幸观瞻仲祖先生的多幅近作,顿时耳目一新,身心一洗,旅途的劳顿似乎也为之消散了。

  林仲祖先生1963年出生于福建省仙游县木兰溪的郊尾西山村,从小就表现出极高的绘画天赋。其早期作品包括山水百米长卷《万里长城》和《中国的世界文化遗产》等。

6.10-20.jpg

  2015年以来,他先后在中国美术家协会举办的全国性专业展览中获奖两次,入选十三次,成为宋庄艺术家群落里不多见的“获奖专业户”,拿到了中国画最高艺术殿堂的入门证。应该说,完全依靠自己的实力,获得成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的资格。

  在这期间,他的作品在中国美术馆、江苏、山东、四川、浙江、甘肃、内蒙古等省市区多次展出,他的艺术成就也在一定范围内开始尊享盛名,但他仍每日砚耕不辍。应该说,在我所认识的画家中,他应该算是最为勤奋的之一。  

  我总觉得人到了一定块界,最好的状态就是安心做自己、且行且惜福。在我看来,林仲祖先生就已经达到了这样的境界。也就是说,他已经不再模仿任何人,已经初步形成了自己的艺术风貌。他的作品,都是他自己老老实实地用自己的眼睛发现的,是他用自己的心领悟的。艺术本天成、妙手偶得之也,这也是我每次欣赏他的画作都会发出的感慨。

  艺术贵在个性。对于一个艺术家来说,能够形成并拥有自己的风貌既是一种境界,也是一种幸运。

  在仲祖先生的画作中,我既能够看到古人山水画中对淡情逸致的追求,也能看到当代人对山水雅韵的新的追寻。他的作品,在传统的安静和高远中,更多地传递出一种现代意识,传递出一种天人和谐、磅礴而又清新的审美志趣。他把对山水的感情和对生活之美的追求,领悟汇聚为具有自己风格的笔墨,画面明净朗,意境高古深幽,令人驻足后尘心为之一洗,从而烦扰皆为之忘。

6.10-23.jpg

  在仲祖先生的作品里,透过他发现并创造的美,无论是秀丽奇崛的长山复岭,还是葱郁苍茫的茂林远树;无论是飘渺迷远的云气掩映,还是若隐还现的林中房舍,抑或是那些他最擅长表现的瀑布溪流无不灵气通人,让人顿有身临其境之感。

  我总觉得,好的画和诗一样,除了赏心说目的观赏价值,还要让人心有所动、情有所感、意有所悟。

  同样,品画也如同读诗一样,欣赏的重点是词语或笔墨的精妙,想象或意境的高远,传神的警句或神态,以及所传递的情感和感悟。这些在仲祖先生的画作里都有很好的体现。他的画气势朴浑而又适可而止,气韵灵动而大气稳重,情感热烈而意趣高洁,令人一看就喜欢,在第一眼就能立刻进入到他所营造的意境中去。

  宋元以前,中国画大抵和西方一样,都首先承担着世俗记录或者赞颂的功能,但文人们的大写意画则首先是为了表达自我。在随后的流变中,中国画逐渐从文人小圈子的的孤芳自赏转化为普罗大众的欣赏对象,并逐步和时代感情结合起来,在传统文人气质之外注入了一代又一代人新的志趣和审美追求。所以,中国画是非常注重情绪和志趣的。

  也就是说,中国画首先是表达和传递感情而不是仅仅描绘形象。自然触动感情,把感情注入自然,然后再把自然融入感情,这就是中国的山水画。对于中国画来说,造型是技术,发现和表现意趣才是艺术。技术事关好不好看,艺术才决定美不美。所以,画画就是表现画家心中的美,而艺术是通过这种美打动人、滋养人、启迪人。

6.10-22.jpg

  从这个意义上说,我观仲祖先生的画,每幅都情绪饱满,情感丰富,个性强烈而意境深邃,每幅作品都足以感染人、打动人。更何况,他还是一个非常注重并擅长经营画面和构图的画家,这些都赋予他的作品更多的美学元素和艺术深度。

  一幅好的山水作品,无论是造境,还是气韵实际上表达的都是画家心中对于“美”的理解。这样的美并非简单的好看,而是一种能够让人游目畅怀、内心得以滋养和净化的“存在”。就如文如其人一样,画家也是通过笔墨和意趣赋予作品以人格,使自己的作品带有浓郁的自我的特征。物即是我,我即是物,这才能达到气韵生动的境界,透过作品的自我气息表达画家自己的内心世界,见画而见其人、知其人、感其人。情至真者必将以情入画,心有大善者终能以德养艺。一个艺术家作品的本质,关平他自己的内心。只有内外交融才能画出好的作品。

  在这方面,仲祖先生的也达到了相当的艺术高度。多年的交往让我对仲祖先生非常了解,而这种了解也让我对他的作品更加理解。他待人诚恳,守诺重义,性格温润,所以他的画作也像他的为人一样,在奇崛险秀的背后弥散着一种细绵长的气息。

  在他的笔下,山光水色都天然地包含了他内心的某种独合了大善和大美的东西。

6.10-21.jpg

  好的作品,不在于再现自然景物,而在于表现其内在特点、意趣和情感,给人以真善美的陶治。

  仲祖先生的作品,很容易将人带入到一种幽谷林泉、物我两忘的境界中去,而这正是艺术的本质作用一一不但愉悦视觉,而且滋养心灵。我想,所谓大家,并非名之大者,亦非位之高者,而是作品格局既大而心态又平者也。格局大则名利之心淡,心态平则天真之趣现。画者能如此,境界自然不可限量。所以,我有足够的理由相信,既有天份又非常勤奋、已经站在相当艺术高度的仲祖先生,未来一定能够再开天地、在承继和弘扬中国山水画艺术的攀登中站上新的高峰。(作者 聂晓阳 为新华社驻日内瓦联合国记者、清华大学特约研究员)


责任编辑:吴娜

免责声明:以上内容为本网站转自其它媒体,相关信息仅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不代表本网观点,亦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。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,可与本网联系,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。